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鸣殊 网易

举素质教育之大旗,守书刊编校之良知;护中文写作之正道,卫汉语表达之纯洁!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做过中学语文教师、报刊特约审读、语文期刊执行主编、出版公司综合部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认知素养不存,素质教育焉附?  

2015-01-28 16:09:38|  分类: 思维 认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茗   蔬

[概要]

“语文教师的认知水平,是其基础学养在思维和心理作用下能够达到的外显程度,关乎其教学行动能力的强弱、教学效率的高下和学生素质发展的宽度与高度。”[18]所以,心存育人良知、有志于投身中国新时期素质教育的语文教育工作者,切不可对自己低劣的认知水平等闲视之,而应该以百倍的努力将之提高到能够适应新时期语文素质教育的高度——否则,就会被人视为是一个丧失育人良知、意图“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耽误素质教育千秋大业的教育混混!

 

[关键词]

语文教师认知水平 应试教育 素质教育

 

[正文]

2014年夏,笔者在听北京昌平区某中学一位王姓语文教师教学《荷塘月色》的过程中,记下了该老师在课堂上所讲的一句话:“通过朗诵课文,勾画精美传神的词句,从修辞、通感、叠词和动词的选用等方面赏析文章画面美、语言美。”这句课堂用语让笔者想到了以下问题:(1)“通感、叠词和动词的选用”是不是修辞或修辞现象?(2)王姓老师对概念的误解是不是反映了一般语文教师的认知素养现状?

对以上几个问题的探究,让笔者从2014年秋季起,开始了对语文教师认知素养现状的调查与研究。

所谓认知,是指“通过思维活动认识、了解”[1]。作为向学生传授语文知识和语文学习之道、消解学生语文学习之惑的导航者和教练者,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无疑须要对语言文字本体、语言文字应用和语言文字教学的认知,具有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水平。

那么,现实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或图景呢?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的认知素养,是否达到了时代所要求的高度呢?

让我们透过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中的一些代表者发表在当下有代表性的语文专业期刊上的文章,来看看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的实际认知水平吧。

一、“手段也就是目的”——不能正确认识考试评价和素质教育之间的辩证关系

众所周知,考试只是促使学生提高语文能力和综合素养的一种手段,它本身不是目的。但是,一些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却错误地将手段当成了目的,随之也就产生了语文应试教育。“应试行为的畸形发展,导致过分注重成绩,用分数作为唯一的标准来衡量教学效果,‘只见分不见人’,使得应试教育异化成了违背教育教学发展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教育”[2],呈现出极其有害的一面。

2015年第7期《**语文教学**·中旬》刊发了云南某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尹×义的《曲径通幽 别有洞天》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使用占两个字节的标点符号,可以吸引阅卷老师的眼球……相对于司空见惯的逗号,冒号、感叹号更能吸引老师的目光。在行文中,学生使用感叹号,表明他具有抒情意识。抒情便于突出中心。所以,教师可建议学生多使用感叹号来突出中心……或者写成——我要大声地说:“勤能补拙!”双引号也能引起阅卷老师的注意。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要求,“写作要有真情实感,力求表达自己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感受、体验和思考”[3],写作要“根据表达的需要,围绕表达中心,选择恰当的表达方式”[4]。《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也要求:“引导学生表达真情实感,不说假话、空话、套话,避免为文造情。”[5]而尹×义老师却在一个仅有140多字的语段中,反复使用“吸引阅卷老师的眼球”“吸引(阅卷)老师的目光”“也能引起阅卷老师的注意”和“表明他具有抒情意识”这些表达意思大同小异的句子,来强调其“考生要为赢得阅卷老师芳心,从而获得高分”和“为文造情”的应试写作意图。

梁红英在《应试教育使学生英语应用能力低下》一文中说,学生英语实际应用能力低下,主要是由“应试教育、教育的功利性以及学习者的学习动机造成的”[6]。其实,“应试教育、教育的功利性”所影响的范围,远不仅限于英语教学,它像一大片浓重的乌云,遮盖了包括语文教学在内的各科教学。在这种背景下,“写作教学从起始年级开始就变成纯粹的考场写作(有人称之为‘指令性写作’),写作的唯一目的就是得高分;文章的唯一读者就是阅卷老师”[7]。一些语文教师一般不教作文,偶尔讲一下,大多讲的也是考场投机的策略。稍具写作常识的人都知道,“真实交际语境下的写作目的各不相同,读者各不相同”[8],所以要学生放弃“根据表达的需要,围绕表达中心”这一表达方式的选用原则,而仅仅根据那些阅卷态度和阅卷水平都存在问题的阅卷教师的心理喜好去选择标点符号,实际是要学生去“说假话、空话、套话”和“为文造情”,这显然是与语文素质教育背道而驰的伪写作教学,是语文教师在教学导向上犯下的严重错误。如此进行教学,只能形成学生“作文考分越来越高,实际写作素养却越来越差”的后果。

二、“老师的细致等于学生的细致”——不能正确认识教学主导和教学主体之间的关系

“教师是教学的主导,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所以,《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要求,语文课程必须“根据学生身心发展和语文学习的特点”,“鼓励自主阅读、自由表达,充分激发他们的问题意识和进取精神”,“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教学内容的确定,教学方法的选择,评价方式的设计,都应有助于这种学习方式的形成”。[9]但是,在实际教学中,我们不少语文老师却不能够正确认识和处理教学中的主导和主体之间的关系,依然习惯跳“单身舞”,唱“独角戏”。

2015年第7期《**语文教学**·中旬》刊发了福建三明市某教师进修学院刘×春老师撰写的《关注训练顺序 螺旋提升能力》一文,该文中有这样一段:

针对《风雨》第一节,请比较以下两种讲授:

甲:把树林子比作一块面团,写出了树林子在风中飘摇的场景,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风力之大。

乙:贾平凹把树林子比作一块面团,面团能到“鼓了就陷,陷了再鼓”的境地,大家想想:这是怎样的状态?面团柔韧,非常柔韧。面团柔韧源于什么呢?源于反复揉搓。现在树林子像面团鼓了就陷,陷了再鼓,像面团一样柔韧,源于什么呢?源于大风、狂风的蹂躏。作者没有写风,但却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风力之大。这是侧面描写的魅力。

甲的说法无错……但省了“品味”的思维过程,索然无味。乙的讲解则细致了,也厚实了……我们可以推想,三年的学习会让两班学生的语文素养有质的不同。

“乙的讲解”确实“细致了,也厚实了”——从刘×春老师贬甲褒乙的态度和对甲的批评词语“省了‘品味’的思维过程,索然无味”来看,她肯定也认为乙的讲解也有了“‘品味’的思维过程”,但是我们透过乙老师的自问自答和刘×春老师所用的“讲授”“讲解”等词可以看出,这种“细致”“厚实”和“‘品味’的思维过程”,其实仅仅是属于教学主导者乙老师个人的,而并不属于作为教学主体的学生。

原因何在?

陶行知先生说:“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10] 乙老师有着“‘品味’的思维过程”的“细致”和“厚实”之所以没能传递给学生,让学生获得足够丰富的收获,是因为他是在跳只能显示教师个人学识之丰富的“讲解”或“讲授”的“独舞”,是在“教书”和“教学生”,而不是在跳“主导”和“主体”互动的“双人舞”或“群舞”,不是在“教学生学”。这种以教师为中心,“老师传教士式地教,学生录音机式地学,把学生视为被动承受知识的容器,视作储存知识的仓库”的教学方式,让“自主阅读”和“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成为乌有,让“学生学习的主体地位和创造性的思维火花被泯灭,完全成为被动的接受者”,最终使学生“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开拓创新精神”[11]。

三、“写人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能正确认识写实作品与虚构作品的属性和外延关系

在进行教学或教研时,如果语文教学或教研工作者对所涉及作品的文体概念的内涵(本质属性)和外延模糊不清,就不能正确认识各文体之间的异同,就弄不清写实作品与虚构作品之间的外延关系,进而就会在教学中出现方向性的操作偏差,或者在进行教研表述时出现方向性的论述谬误。

2015年第6期《**语文教学**·中旬》刊发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中学的沈×老师撰写的《黄*江妙语连珠导写作》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师(笑):……比如,要写我(指授课者黄×江老师——笔者注)的幽默、我的可亲、我的渊博,你完全可以把你所了解的其他人的幽默、可亲、渊博等特点写到黄×江老师的身上,写人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虚写有时能让文章更灵动。

沈×老师在该文的正数第三段和倒数第二段中分别有这样的表述:“这节作文课的训练重点是写人……”“上面的教学片段体现了黄×江老师对写人记叙文写作手法的多方面指导……”由以上表述我们可以看出,黄×江老师的这节写作教学课的教学立足点和沈×老师的教研观察点,都是“记叙文中该如何写人”。

那么,什么是记叙文呢?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都没有提及“记叙文”这一概念,但叶圣陶先生对“记叙文”有着明确的阐释和范围界定:“其实国文所包的范围很宽广,文学只是其中一个较小的范围,文学之外,同样包在国文的大范围里头的还有非文学的文章,(这)就是普通文。这包括书信、宣言、报告书、说明书等等应用文,以及平正地写状一件东西、载录一件事情的记叙文,条场地阐明一个原理、发挥一个意见的论说文。”[12]由叶老的话我们可以做出判断,“平正地”“载录一件事情的记叙文”和应用文、论说文,都不属于借助虚构来艺术地反映生活的文学类文章,而属于“普通文章”。

那“普通文章”有什么特质呢?陈亚丽在其编著的《文章学基础教程》中说:“所谓普通文章,就是如实反映客观事物、没有任何虚构成分的书面语言。”[13]此类文章的“真实”,“是现实的真实,自然的真实,客观实在的真实。文章反映主客观世界的方式是完完全全符合客观实际的”[14]

文学体裁包括诗歌、散文、小说、剧本等。文学体裁中的小说和属于“反映主客观世界的方式是完完全全符合客观实际的”“普通文章”中的“载录一件事情的记叙文”,虽然在表达方式的使用上都可选用记叙和描写,但小说允许虚构,而记叙文却严禁虚构。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在第四学段的相关部分中提出:“(要)能够区分写实作品与虚构作品,了解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文学样式。”[15]

执教者黄×江老师和本文作者沈×老师都没有明确地指出“写人”一词中的“人”到底是指“文学类的小说(虚构作品)中的人”还是“‘载录一件事情的记叙文’(写实作品)中的人”,但从“完全可以把你所了解的其他人的幽默、可亲、渊博等特点写到黄×江老师的身上”这句话来看,他们显然是出于“让文章更灵动”的目的,要求(或赞同这一要求)学生违背作为普通文章的记叙文“反映主客观世界的方式是完完全全符合客观实际的”的这一最基本的写作要求,去运用鲁迅 “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的小说(虚构作品)笔法,在写实作品中“虚构”出一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真实人物黄×江”。

现在,一些报刊或网媒为了达到宣传、娱乐或讽刺等目的,频频以正统的新闻(写实作品)写作手法,来报道一些子虚乌有的事件或者将真假事件混搭杂糅。这些“洋葱新闻”之所以会层出不穷,“固然与新闻采编者的思想道德素养密不可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些新闻采编者对新闻作品(写实作品)中是否可用‘小说笔法’的非正确认知,也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16],而“中小学语文教师对新闻作品中是否可用‘小说笔法’的错误认知,则是新闻采编者对新闻作品中是否可用‘小说笔法’形成错误认知的重要原因”[17]。

“语文教师的认知水平,是其基础学养在思维和心理作用下能够达到的外显程度,关乎其教学行动能力的强弱、教学效率的高下和学生素质发展的宽度与高度。”[18]所以,心存育人良知、有志于投身中国新时期素质教育的语文教育工作者,切不可对自己低劣的认知水平等闲视之,而应该以百倍的努力将之提高到能够适应新时期语文素质教育的高度——否则,就会被人视为是一个丧失育人良知、意图“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耽误素质教育千秋大业的教育混混!

 

[注释]

[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M].第6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2]任虹静.考试不等于“应试、应试教育”探讨[J].成才之路,2014(5).

[3][4][9][1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M].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

[6]梁红英.应试教育使学习英语应用能力低下[J].大学英语,2007(1).

[7][8]郭家海.美国《共同核心语文标准》对我国写作教学的启示[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2015(8)

[10]陶行知.陶行知教育文选[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1:77.

[11]张华,龙培成.教学过程中主导与主体关系的探讨[j]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10(4)

[12]叶圣陶.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

[13][14]陈亚丽编著.文章学基础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16][17][18]杨贵谊.华语新闻作品失实与中小学语文教师认知水平的关系探究[M].香港:辰星出版社,1985:34-35.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