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鸣殊 网易

举素质教育之大旗,守书刊编校之良知;护中文写作之正道,卫汉语表达之纯洁!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做过中学语文教师、报刊特约审读、语文期刊执行主编、出版公司综合部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循循以善诱,助我成佳作  

2012-06-28 15:11:52|  分类: 奇文共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吴再柱

 刚刚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初中刊第6期发表的一篇文章——《“教死”或“教活”,只看“人的发展”》,几乎全是该刊执行主编梁明书老师的诱导之功。在此,我首先向梁主编之于我的循循善诱,对冯为民老师的赠书与激励,表示最真切的感谢!

2011年9月,受邀参加《中语参》杂志社在西安举办的“世园论道,给力教研——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讨会”。我等薄学之人受邀盛会,大概是因为在当年8期上,文章《有一种素质,叫主动成长》被选作卷首语,我并作为封面人物的缘故吧。

期间,有幸结识了梁明书主编。大概是因为都是湖北老乡,我感觉他特别真诚、特别亲切。至今,他一口“标准”的鄂西北口音常常我耳边环绕。或许是文章还有点个性,或许是老乡主编的惠顾,后来,我的一篇《教我语文》又发表于同年12期上。作为一本刚刚改版的权威老刊,一年之内登载两文,我真是荣幸至极。

那次盛会上,诸多专家名师云集一堂,江苏特级教师、教授级中高教师冯为民老师便是其中一位。在一次晚宴上,我与冯老师相识。之后,在回程的当晚,我和他又在一房间有过一段较长时间的交流。其间,谈起了他的专著《在坚守中成长》,我便斗胆向他索要一本。回来不久,冯老师便将这本质朴而厚重的著作邮寄到学校。或许是该书理论性太强,或许是本人生性比较疏懒,阅读一半后我便将其搁置一旁,一直到临近寒假,我才通读完毕。

春节前夕,我经多日梳理,完成书评《学术背景在坚守中丰厚——读冯为民老师的〈在坚守中成长〉》一文,并发送给冯老师,请他赐教。没想到,春节后没几天,他便写了一篇博客《学做一名丰厚的语文教师——有感于吴再柱老师的〈学术背景在坚守中丰厚〉》。《学》文中,冯老师很谦逊地说他“至今仍属于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语文新手”,“一定会在学做一名丰厚的语文教师的征程中坚实地走下去”。同时,他也给予我许多热忱鼓励和殷切期望。

怀着一种忐忑,我还将书评发给了梁明书主编。大约三周后(期间恰逢春节),在邮箱里我居然看到了他的回复:

请将下面的部分独立成文(需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深入论述)——

《语文教学中的“死活律”》是我最喜欢的一篇短文,也应该是一个教师在语文专业成长中从困惑走向明朗一个“定律”。冯老师的“死活律”包括三种含义。一是“先死后活”,即学习基础的、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必须要老老实实地记住记牢,这样以后才会有渐悟或顿悟。二是“不死不活”,这是“死活”辩证法,即许多看似“死”的知识,其实是“活”的源头;只有掌握了汉语文文学的精髓,才有可能达到运用之妙全在乎一心的妙境。三是“死死活活”,它有三层意思:其一是有时侧重于“死”,有时侧重于“活”;其二是该讲“死”的地方就得讲“死”,该讲“活”的地方就讲“活”;三是“死”的、毫无用处的东西,必须堵死,不准其进入课堂。通常情况下,我们常常只注意到“死活律”的第一种含义,这便使得我们在课堂上常常有“死活不分”的混淆与模糊。

说实话,梁主编提出的这种写作思路,并不是很好写,一是因为冯老师的“死活律”已经站在一个至高点上,如果我一味地按照他的三种含义来硬套,感觉没有什么新意;二是因为自己语文教学理论素养比较贫乏,要“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深入论述”更是困难。但我有时喜欢和自己较劲,喜欢挑战自己,更希望以此来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和教学艺术,于是选择了迎难而上。

构思立意,查阅资料,伏案爬格,差不多用了四周时间。我从作文教学角度完成了文稿《“教死”或“教活”,只看“人的发展”》。虽然自己觉得不太如意,但还是充满喜悦,因为文章毕竟上了一个台阶。

我将文章分别发给了梁主编和冯老师。两天后,我看到了梁主编的回复:

这次写法对路了,但如果将“死”(我也认为“死”有积极的一面)定为“立意点”,文章的意义就会大为弱化。

冯老师也发来了短信,大意是,谢谢我对他文章的解读,能从实践的角度来阐述,简明,管用,能给人启发。

之后,梁主编又主动和我在QQ上,对文章又作了一些指导,告诉我,文章关于“活”的,要举实例;准备把文章放在“读语录”里,将“死活律”做大。

这对我来说,既让我欣喜,但又是一个难题。但好在已找到写作方向,我经过深思熟虑,便以案例的形式,以《谈读书》一课教学为例,详说在落实具体的语文教学上该如何把握“死活律”。大约一周工夫,修改稿便完成了,我如释重负……

一篇文章,两位专家,三次点拨,历时四月有余,终于“修成正果”。

我之投稿,有数百篇之多。所遇编辑应当不下百十人。我所遇到的编辑,大体来说,都有着古道热肠。他们的风格各异,或直接改动,或婉言拒绝,或提出修改意见,当然也不乏不予回音。然而,像梁主编这样,多次审阅、多次引导、多次打磨、直至完美的指导,我还是首次碰上。

这实在是我的幸运!

我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类似于诱导于我那样来诱导其他作者的事情,梁主编自然还做过很多。我为梁主编以及像他这样为提高刊物品质、提升作者水平而不惜付出辛勤劳动的编辑们,表示深深的敬意!

我之所得,自然并非一篇文章的发表。

今作小文,一为感谢梁明书主编、冯为民老师,感谢他们之于我的循循善诱和殷切期望,一为纪念这篇“来之不易”的《“教死”或“教活”,只看“人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